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光伏大佬首聚共抗双反各怀心思

2018-11-01 11:35:22

光伏大佬首聚:共抗“双反”各怀心思

11月29日13:30左右,苏州阿特斯阳光董事长瞿晓铧在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匆匆吃完一碗面,便赶到了这家酒店地下一层的一个宴会厅。  他将在两个小时后参加在这里举行的“应对美国太阳能产品‘双反’调查”发布会。届时,与他同台出现的还将有英利董事长苗连生、尚德董事长施正荣、天合董事长高纪凡。这将是全球光伏电池和组件产品出货量前四大企业的创始人,在从事光伏行业十余年以来的次相聚。  这四位既是朋友又是对手的光伏大佬的聚会,有着共同的目标,但也怀着不同的心思。  聚首  瞿晓铧的现身,立刻被提前赶到会场的几个围住。以往,出席发布会的重量级嘉宾往往都会掐着点来到会场,或者先躲在一间小会议室内,以避开的围追堵截。  瞿晓铧此次无意避开媒体。来自报纸、杂志、电视台的对他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轮番轰炸,但他仍然显得热情高涨。  此后,苗连生、施正荣、高纪凡也陆续出现在会场附近。不过,他们三人则立刻躲入了距离会场约100米的小会议室琼海厅。  14:30左右,随着瞿晓铧也进入琼海厅,四位光伏界的大佬终于聚齐。  苗连生和其他英利员工一样身着蓝色工服,施正荣则穿着一件褐色外套,看上去也不那么正式,高纪凡和瞿晓铧则身着正装。  参加这个闭门非正式聚会的还有中国机电商会的副会长王贵清、机电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孙广彬、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等。  尽管面对外界,四家公司声称要“抱团”应对,但当他们会面时,却很少提起“双反”调查一事,更多的是在闲扯。比如,瞿晓铧等人会问苗连生的猪养得如何。  “气氛看上去很轻松,大家都在闲聊,都不愿率先提及跟‘双反’调查有关的事情。四位老总就跟朋友一样在聊天,此时他们不像是竞争对手。”接近此次小会的人士称。  20多分钟后,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磊也进入了琼海厅。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是英利和阿特斯聘用的律所;李磊将在发布会上介绍“双反”的详细情况。  促使这四大佬此次首聚要追溯到40天前。10月19日,德国光伏企业Solar World美国分公司牵头联合其他6家匿名企业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申诉,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国出口美国的光伏产品晶硅电池进行“双反”调查。  以Solar World为首的7家公司在申诉书中点名了70余家中国光伏企业,英利、尚德、天合及阿特斯自然在列。10月19日当天,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双反”调查正式立案。  由于在出口到美国晶硅电池产品的中国企业中,尚德、英利、天合和阿特斯占据着前四名,因而这四家企业被公认为此次“双方”调查的领头人。  这天,瞿晓铧正在美国参加光伏展会。当听到此消息后,他两天后便从美国赶回了国内。“这7家公司专门挑选展会期间提起申诉。”瞿晓铧说。  10月23日,星期天,四位大佬开始了次正式联系。他们召开了一个会议,一起交流了各自对美国“双反”调查的看法。  11月8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针对此次“双反”举行了产业损害初裁听证会。在这次听证会上,英利、尚德、天合、阿特斯四家企业代表另外10家企业进行了首次联合抗辩。  一天之后,美国商务部也决定对“双反”调查正式立案。按照程序,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初裁结果将于12月5日发布初裁结果;美国商务部的初裁结果则要到明年年初。  由于对初裁结果并不抱太大希望,11月21日,四位大佬再次召开了会议,当时就觉得有必要召开一个发布会,向美国相关机构施压。  由于其他三家光伏企业都位于江浙,而英利离北京距离近,因而苗连生主动提出由英利来承办此次发布会,并承担所有费用。其他企业只需出席会议即可。  此后的数天时间,四家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各自代表四位大佬进行了三次会议,就细节问题进行了磋商。  发布会的具体时间定于11月29日,此时距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公布初裁结果仅6天时间。“这也是要赶在ITC的初裁结果出来之前召开。”英利集团宣传部副经理王志新说。  15:25左右,四位大佬陆续走出琼海厅。瞿晓铧和施正荣走在前面,高纪凡和苗连生则走在后面。有趣的是,在发布会问答阶段,回答问题的积极性正跟他们进入会场的顺序一样。  在会议现场,除了上述四家光伏企业外,晶澳太阳能、江苏林洋、江苏中能等10家企业也派了代表出席此次发布会,以示声援。  16:00左右,四位大佬被请上了台,他们将回答来自国内外115家媒体的提问。苗连生和施正荣坐在正中间,高纪凡和瞿晓铧则坐在两侧。  由于一个射灯刚好照在高纪凡的脸上,这使得他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都显得很不自在。瞿晓铧在四位大佬中讲话多,即便问题是提给其他三人时,瞿晓铧也要抢答一番。这让外界一度认为他被推举为“发言人”,但实际上不是。  其次则是施正荣,即便被问及令他十分反感的有关破产传言等问题,施正荣也乐于回答。而整场发布会上,除非被点名要求回答,苗连生始终都会背靠着椅子,一脸严肃。  心思  一位参与此次会议的企业人士事后分析称,表面上看,此次发布会让四家企业“抱”在一起,但实际上他们都有各自的想法,有点“貌合神离”。“这点从四位老总回答问题时的表现可以看出。阿特斯相对弱,因而瞿晓铧表现得积极;尚德近负面传闻不断,所以施正荣较以往更乐意说话;天合的财务表现向来不错,高纪凡相对无忧;苗连生则向来做得多说得少。”上述人士说。  从业务领域上看,四家公司其实都是直接的竞争对手。它们在国际光伏市场上的竞争多于合作。尤其是尚德和英利,一直被业内称为“南北双雄”,两家企业的创始人经常被外界拿来对比。  在过去几年的竞争中,苗连生主导的敦煌0.69元/千瓦时的超低光伏招标价曾被施正荣批评为搅乱市场;而施正荣的非全产业链模式也为苗连生所不屑。  参与此次会议的一位专家称,光伏行业的“寒冬”实际上加剧了它们之间的竞争关系,因为此时的竞争事关生死。  在此轮光伏行业萧条时期,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是,行业的整合将是未来数年的常态。中小企业将会被淘汰;大型企业虽会被扒一层皮,但若能挨过寒冬,或许会更加强大。  由于均对“双反”调查的初裁和终裁结果并不抱有太大希望,因而国内的光伏企业都已经做好了坏的打算。  按照美国“双反”调查的规定,应诉企业将会被分成三类:强制应诉企业、自愿应诉企业和不应诉企业。强制应诉企业将会在几家大的企业当中选出,少则3家,多则六七家。  “按照出口美国的产品数量来看,尚德、英利、天合、阿特斯四家企业应该会在强制应诉企业名单中。”一位参与此次调查的律师说。  值得注意的是,类企业未来享受到的税率将各不相同,的和的差别很大。“这就是关键所在,谁都想做税率的那家。因而这些巨头私底下的较量其实已经开始。”上述律师说。  上述参会的企业人士称,在成本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即便是相差1%的税率,差别都会很大。获得更低税率的公司将在美国市场更具竞争优势,税率高的其市场份额则会被蚕食。  在四家企业中,英利和天合由于采取了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其生产成本相对更低,而毛利率则更高;而尚德和阿特斯则由于原料多外购,因而成本很难受控制。  上述企业人士现在担心的是,在被美国政府搞倒之前,国内的光伏企业之间会恶性竞争。“不过从现在看来,它们表面上至少看上去还比较团结。”该人士说。  当天晚上,四位大佬和陪同人员共10人左右在酒店内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他们依然很少提及美国“双反”调查。当天晚上,苗连生便赶回保定。瞿晓铧则乘坐第二天的飞机赶赴美国。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滴灌厂家
定制手工地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